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十几艘星空巨舰排着队形向前飞行,金顺摇钱树:穿过第七神关的时候有人见到后不禁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不知道?遥想当年黑鲨神盗团想要强行破关而出,却被这支百人的军团剿灭。筹建为正规军后更是剿灭了衡百,在神魔战场斩数亿魔族。”有人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是玄龙军!那岂不是说,玄龙神王也在那些星舰之上。”一人震惊开口。

    “玄龙神王,陈泽!风云一般的人物,当年只身打上冰族,连斩两位至高神。后来更是斩杀数位魔王,战绩堪比咱们神庭最古老的神王。他的战功卓越,恐怕古今无人能够匹及。”

    这时有知情人说:“我记得玄龙军上战场不过两百年,看着阵势只怕全军都回来了,这是为什么?如此强悍的战力,难道不该好好运用将魔族赶回神魔星河对岸去?也免得我们这些子民都要去战场服役。三万年,能回来的人百不足一。”

    “上位者思考的事儿我们岂能知晓。不过玄龙神王为我辈楷模,不知他的玄龙军还是否招人,我若服役便想去他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想去?杀敌无数,损伤却极小。可惜这样的正规军岂是我等能够随意进入的,当初招募的时候我并不在神关内,否则定然赶去服役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还在闲聊,玄龙军已经快速通过第七神关,毫不停留地向深处进发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玄龙军归来,各道神关内的神盗们全都偃旗息鼓,有些甚至直接搬离了原地,避免触霉头。

    当初陈泽五万人就能剿灭衡百,现在有三千万人,灭了他们不过是顺手的事儿。

    数年之后,玄龙军终于赶到神庭军本部,他们固有的驻地还在,而且十分繁荣。玄龙军的家属们全都居住在附近,更以自己的家人在玄龙军服役而赶到荣幸。

    驻地之中,七位军首赫然在列,他们竟然全都从本部来到这里,亲自迎接陈泽归来。

    “玄龙神王,好久不见。”第一军首大笑着。

    陈泽神采奕奕,对七个人行军下之礼,“陈泽见过诸位军首。”

    嘉道看见陈泽身边的宁冰气势如虹,气息犹如星辰般璀璨,内心不由得阵阵苦涩。

    她,曾是自己的弟子,如今跟随陈泽已经达到至高神之列,而且战力似乎比他这位师父还要强大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第一军首笑道,“如今你身具神王,抛开军职不谈,地位俨然已经在我等之上。”

    “玄龙军到底是神庭军的正规军,我既然为神帅,自然就是神庭军的人。”

    陈泽也不自命清高,现在情况不明,先把自己归属为神庭军再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我们属于神庭,这次你能回来助我们镇守至暗地带,才是我们的荣幸。”第一军首大笑。

    陈泽左右看看,低声说道:“难道真的要发生至暗动潮吗?”

    “未雨绸缪,而且现在的玄龙军已经不适合在神魔战场了。魔族底蕴深厚,一旦真的决战,高手倾巢而出,单单依靠玄龙军我们根本无法抵抗。”

    第一军首也不遮掩,“招你回来稳定战场局势是真,黑暗地带有异动也是真,只不过这个理由更加合力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真如此我倒是能接受。否则我辛苦培养的玄龙军最终只沦为派系斗争的牺牲品,那才是最可悲的。军人,宁可战死沙场,也好过这等勾心斗角。”陈泽道。

    第二军首此时开口:“没有那么可怕。现在以你的身份地位,谁能轻易动得了玄龙军。不过听说你回来之前捞了不少好处,是不是支援咱们本部一批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还真是不客气。神材嘛,我有。但我这是战利品,可不归本部所有。您想要,得拿功绩点来买。您也知道,我这些将士战功卓越,功绩点都还欠着。我要么发神材,要么发功绩点。”

    陈泽更不客气:“况且他们马上就要驻守黑暗地带,伤亡在所难免。我得先给好处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停发战场功绩许久,就等着你回来。”第二军首笑道:“放心,这次我要两百亿的货!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

    两百亿的货,这东西到底怎么股价那就有讲究了。现在神庭本部的神材价格居高不下,相比他直接发给将士资源可就好处太多了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肆无忌惮的谈生意,好歹都是身居高位的人,让人知道了也不怕丢人。玄龙军在驻地修整吧,你们俩的事儿派人去对接就行。玄龙神王,咱们恐怕得去神庭本部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陈泽点点头,知道事情危及,他归来已经用了数年时间,很可能时间会来不及。

    宁冰身为副帅负责镇守,陈泽只带了灵苏这个贴身亲卫过去,目的也只是负责传达一些讯息而已。

    进入神庭本部,陈泽也是第一次正式参加神庭本部的议会。

    神庭军七位军首只来了前三位,毕竟他们手中的权利最高。

    加上神庭本部的十二席轮值议员,三位议老在内,共计有十九人参加。

    “玄龙神王,久闻大名未能真正一见,幸会。”这时一个老者率先开口。

    第一军首介绍:“这位是木族族长,神庭议会议员之一,本族为八部上神族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就过了,我可不敢。”木云大笑。

    “算你识相,陈泽老弟跟我们三个老家伙称兄论弟,你小子敢答应我就揍你。”

    禹族议老这时走进来,声若浑雷响彻整座神殿。

    “参见议老!”

    众人赶紧起身。

    “免礼,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三人来到正首坐定,下方诸人才躬身落座。

    “这次召开神庭议会有两件事。第一件,就是恭贺我们神庭神庭再出一位神王。虽然册封之时仓促,没有走正规的流程。但玄龙神王在神魔战场的表现足矣说明一切,斩四位魔王,实力卓越。诸位若是有谁觉得不妥,咱们可重新发起神王册封仪式。但能请动哪位神王过来担当考官,就是你们的事了。”尧族议老开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谁还敢阻止。

    就算阻止了,他们又去哪儿请人来考核陈泽。能杀四位魔王,恐怕神庭当中很难有敌手了。

    神王们都不是傻子,谁会找不自在来跟陈泽结仇。

    许久后,禹族议老说:“既然大家都没意见,那么玄龙神王册封之时便就此了结。下面,进行第二件事,至暗动潮!”

    陈泽听后也是神色一正,他此番归来可就是为了此事。

    “诸位,至暗动潮素来为我神庭的心腹大患。但我们神庭本部若不镇守此处,那么神界恐怕早就被至暗覆灭。但最近种种迹象表明,至暗生灵已经开始集结,有发动大规模进攻的迹象。”禹族议老说。

    这时有议员开口:“我族在至暗地带的试炼场已经被攻破,有统领级至暗生灵动手,而且不止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我族的试练地也受到波及,虽然最后至暗生灵退去,但族中少辈损失惨重。”冰族族长开口。

    他与陈泽早便相识,当初还差点儿死在了陈泽的手里。

    舜族议老点点头,说:“冰族、贡族、冥族、红族的试炼地都是在神庭北侧的接壤地区,所以大概率可以证明至暗动潮此番会在这里向我们进攻。玄龙神王,此番我们调派你玄龙军归来,目的就是镇守这里。”

    陈泽起身道:“陈泽定当竭尽全力,不让神庭遭受一丝一毫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发起议题,同意陈泽为此次阻击至暗动潮统帅的人请举手!”

    这时三位议老全都举手,其他议员虽然也有犹豫的,但最终还是大部分人都举了手,这其中更包括了被侵扰的四族。

    冰族跟陈泽有仇不假,但现在他们的试炼地被波及,这才是最大的利益损失。

    “好,大部分议员同意,那么玄龙神王从此刻起将担任阻击至暗动潮统帅一职。同时,北岸所有驻军皆归玄龙神王调派。”舜族议老道。

澳门维加斯娱乐集团 百老汇娱乐场盘口 金都娱乐百利宫 菲律宾申博网银支付登入 红桃k游戏对战
申慱直营网 太阳城代理开户登入 沙龙平台登入 百家乐拍是什么 MG游戏开户
威尼斯人注册官方 申博太阳城现金官网游戏站 澳门上葡京盘口登入 金鲨棋牌 波音平台网址
申博会员登陆官方指定 新萄京赌场手机版 添运游戏管理